易有淼:敬業奉獻的好人
[字號      ]  作者:  來源:中國公路網  發布時間:2020-02-24

初識易有淼,是在一次會議上。略顯花白的頭發,黑框眼鏡,文雅穩重,是記者對他的印象。


“我今年獲得‘敬業奉獻好人’榮譽稱號,是港珠澳大橋監理帶給我的榮譽。”易有淼十分看重港珠澳大橋的監理經歷,作為鐵四院(湖北)工程監理咨詢有限公司的一名總監、第一位當“敬業奉獻好人”的監理,港珠澳大橋的監理工作為他的職業生涯更添光彩。


圖1.png


做難事,必有所得


2012年初,易有淼帶隊與其他7家實力雄厚的單位,共同參與港珠澳大橋主體橋梁工程施工監理項目的競標。做標書的40天里,他經常失眠,得知中標的那一刻,他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哈哈大笑——都不記得多久沒刮胡子了。他說:“我是打心里渴望它,珍惜它,一心想要拿下這個項目。”


2012年5月,易有淼來到了珠海,作為港珠澳大橋主體橋梁工程SB03合同段總監,承擔深水區橋梁工程15.824公里的監理任務。


這是鐵四院監理公司第一個外海施工監理項目(牽頭與廣州南華工程管理有限公司組成了聯合體),SB03合同段也是港珠澳大橋橋梁工程中施工環節最復雜、采用創新工藝最多、施工難度最大的合同段。非通航孔橋采用埋置承臺預制安裝工藝,通航孔橋3000噸級鋼索塔采用整體吊裝工藝,150米超長整幅鋼箱梁吊裝工藝等在國內都是首次實施,沒有任何可以借鑒的經驗。


在工程施工區域,易有淼他們面臨的挑戰也不少:自然條件復雜,遠離海岸線,大量材料、構件、設備和人員都需要經過水陸轉運,同時存在大量的界面協調工作,項目管理的難度極高,工程安全風險也很大。


易有淼帶領60多人,一直堅守在第一線。


2014年的春節,為了避免伶仃洋海域夏季臺風可能帶來的影響,業主、施工、監理三方決定搶占春節期間有利的施工窗口,部分工序繼續進行正常施工作業。這樣一來,大部分參建人員不得不放棄回家團聚的機會。細心的易有淼發現,春節后,大家有進入疲勞期的征兆,于是在2014年2月18日、19日分別組織了節后恢復施工暨2014年攻堅戰動員大會。


易有淼鼓勵大家:“我雖不才,但愿與大家贈詩共勉。CB03標:意氣風發話攻堅,才俊集會港珠澳;今朝亮劍放手搏,他日談笑凱歌還。CB04標:干群合力土變金,上下同心石成玉。奮力拼搏把工趕,后來居上看‘長大’(廣東長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是施工單位)。”

“做難事,必有所得。”忙碌在伶仃洋上的易有淼,堅守著自己樸素的信念。


吊裝“中國結”和鋼索塔


“那是2014年,一直忙到除夕才吊裝完成,大伙一起吃了頓難忘的年夜飯。”易有淼說,按照計劃,原本可以早兩天完成“中國結”吊裝,但由于對海上風力預估不足,加上臨時結構設計不穩,當龐大的“中國結”從船上吊起,放置在海里臨時搭建的架子上時,劇烈的撞擊造成了支撐“中國結”支架的變形。無奈,只有將“中國結”重新吊起放回船上,尋求調整方案。


“心里著急啊,海上環境不比陸地,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易有淼一門心思琢磨解決方案,廢寢忘食。終于,在除夕當天的上午10點,他再次簽下吊裝令,經過大家7個小時的協同作戰,“中國結”的第一節段吊裝終于順利完成。


“認真做事只能做對事,用心做事才能做好事。”在港珠澳大橋施工進程中,不管是在海上施工平臺,還是在東莞預制場,或者是中山預制場,易有淼總是親力親為,從基礎原材料開始把關到施工過程控制,一切都從嚴監督。


在他巡視檢查所到之處,沒有什么疏漏和瑕疵能逃過他的眼睛。預制墩臺安裝后澆孔混凝土施工工序檢查時,他發現海上鑿毛不徹底,會影響到承臺和樁的連接質量,他立即協調并要求將后澆孔鑿毛工作前移至預制墩臺出運前完成,預制場監理工程師必須把關。


讓易有淼最難忘的,還是主持三座鋼索塔吊裝。


港珠澳大橋江海直達船航道橋的三座鋼索塔,分別是138號、139號和140號,整體吊裝段高105米,重約3000噸。如此大型的鋼塔海上吊裝在國內史無前例,沒有經驗可以借鑒。


為了確保做到萬無一失,正式吊裝前,總監辦督促并見證了承包人進行了三次鋼索塔吊裝模擬演練。在第三次演練順利完成后,參建各方在“長大海升”號會議室召開了現場總結會,研究部署了下一步工作安排。根據三次演練效果,與會者一致認為已基本具備吊裝條件,要求承包人認真做好吊裝前的檢查工作,選擇合適的氣象窗口進行吊裝。


在139號鋼索塔吊裝前,易有淼對鋼塔吊裝監理重點工作進行再次交底。布置總監辦監理人員和承包人一起進入作戰狀態,對起重船、吊鉤、吊索、操作平臺等逐一進行仔細檢查,反復確認所有設備處于安全工作狀態。同時,對現場指揮人員、操作人員資格證、上崗證和技術交底情況進行核查。另外,組織監理人員對鋼塔吊裝作業區域海底清淤、下吊具拆除工藝優化、安全技術交底等重點進行了復查,并安排所有監理人員駐守各自崗位。


2016年1月6日凌晨3時,在確認現場各項工序準備就位,且天氣、海況等自然因素符合吊裝條件時,易有淼在現場簽發吊裝令,同意承包人正式吊裝139號鋼索塔。凌晨5時15分,已經進入兩浮吊變幅階段,過程中“長大海升”浮吊出現無法順利變幅到位的意外狀況,易有淼馬上組織參建各方召開現場討論會議,最終在確保吊裝安全的情況下,鋼塔順利吊裝到位。


加油,“火車頭”


在港珠澳大橋做總監,易有淼是有底氣的。


早在1986年7月,易有淼從西南交通大學畢業,帶著滿腔熱情和滿腹學識回到家鄉武漢,在鐵四院橋隧處從事勘察設計工作。1990年,他被調到鐵四院監理公司,開始從事工程施工監理工作。


這些年來,他懷揣夢想,足跡踏遍大江南北。不論是武漢長江二橋、三峽專用公路、滬蓉西高速公路、西康鐵路、渝懷鐵路、京津城際鐵路、石武客專鐵路施工監理,還是港珠澳大橋橋梁工程施工監理,所到之處,都留下了他的足跡。


易有淼從事的監理項目很有競爭性,先后負責的幾個項目都是采用聯合體監理模式。


從2006年至2008年,易有淼作為京津城際軌道交通工程聯合體項目經理,組織了三家中方監理單位和一家外國鐵路咨詢公司(德國DB-I公司)成立合作團隊,完成了具有自主知識產權、首次建成通車時速達到350公里/小時的高速鐵路。


這個項目是國內客運專線建設的示范性、標志性、樣板性工程,也是舉世矚目的北京奧運工程項目配套工程。作為唯一一位監理單位代表,易有淼所在團隊被授予“第九屆中國土木工程詹天佑創新集體獎”。他還兩次被中華全國鐵路總工會授予“火車頭”獎章。


正是他的金牌經歷,帶他走進了港珠澳大橋的建設。


“回顧這項世紀工程,動輒上百米高、數千噸重的構件進行現場整體拼裝,預制精度和安裝精度要求都十分高,特別是高度達109米、重達2800噸的‘鋼海豚’塔吊裝,要在海上做90度空中轉身,確保安全和精度,難度可想而知。為保證一次性吊裝成功,我主持召開了8次大型專家評審、上百次討論、3次模擬演練、4次實地演練,最終才以60多個步驟實現完美轉身。這種被業內稱之為‘世紀轉身’的經歷,人生能得幾回有?所幸的是我有,所以,我感謝當時和我一起戰斗、一起嘔心瀝血和一起夙興夜寐的所有同志和戰友。我為我們有這樣的團隊而無比自豪和榮耀……”


易有淼感謝他在港珠澳大橋的監理團隊,更喜歡帶領著團隊共同進步。他常說的是:“員工與企業共成長。”


傳承鐵四院“導師帶徒”的優良傳統,易有淼在項目部舉辦了新技術講堂,通過“傳、幫、帶”等活動,提高全體監理人員的素質。根據公司規定,易有淼在港珠澳大橋項目部簽約帶三個徒弟——橋梁工程專業閆亞樂、工程計量專業劉偉明和試驗檢測專業牟桂亭。他們在易有淼的幫助下,不僅成長為能獨立完成本職工作的監理工程師,能承擔本部門的管理工作,還分別考取了全國注冊監理工程師和交通運輸部試驗工程師等職業資格證書。


易有淼就是這樣的人,他愿意培養更多年輕技術骨干,愿意無私地奉獻自己的技術和愛心。這一切,讓他又獲得了一個稱號——“搖籃總監”。


作為鐵四院監理公司副總工程師,易有淼不僅負責廣鐵集團范圍的鐵路、地鐵(廣州)和市政工程共8個項目檢查指導工作,而且還擔任中共鐵四院監理公司華南地區支部委員會黨支部書記職務。他經常到各個項目部檢查指導工作,有計劃有組織地開展了黨員民主生活會,討論怎樣做一名合格黨員。


講黨課之際,他還組織了支部黨員參觀港珠澳大橋建設施工現場,讓他們感受港珠澳大橋建設技術創新、管理理念創新的一些具體做法,讓支部黨員聽到的、看到的以及親身體會港珠澳大橋工程的雄偉和震撼力,以影響他們在各自崗位上以實際行動,樹立“一名黨員、一面旗幟”的榜樣。


“我有幸作為鐵四院(湖北)工程監理咨詢有限公司聯合體項目總監,負責港珠澳大橋橋梁工程深水區15.824公里施工監理任務,帶領團隊順利完成了“中國結”主塔和三只“鋼海豚”主塔及非通航孔橋施工監理。如今大橋已建成,我在這個項目一待就是六七年,我自己調侃,相當于又完成了一次‘本碩連讀’……”


易有淼一想到港珠澳大橋就不由地感慨,敬業奉獻之心更加堅定。


2.png

2016年1月16日,易有淼凌晨2點簽發139號鋼塔吊裝令。


3.png

2013年6月16日,易有淼在東莞預制場檢查環氧鋼筋加工。


4.png

2013年10月23日,易有淼巡視檢查施工單位預制混凝土養護的溫控記錄。


易有淼

出生于1965年,畢業于西南交通大學土木工程系鐵道工程專業,現任鐵四院(湖北)工程監理咨詢有限公司總監。他曾先后被評為鐵路建設功臣;交通運輸部優秀監理工程師;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原鐵道部優秀總監;兩次獲“火車頭獎章”等榮譽,當選2018年12月荊楚楷模月度人物。2019年1月,易有淼當選中國好人榜“敬業奉獻好人”。


5.png

易有淼帶領支部黨員參觀港珠澳大橋


“總有一種情懷,因你而澎湃”


和許多做工程的人一樣,易有淼長期在外地工作,和家人團聚的機會很少,工地就是他的“家”。聚少離多,以致他的女兒易茗常說:和爸爸團聚,簡直就是一種奢望。


2015年,港珠澳大橋之歌征集,正在美國學習音樂的易茗發現了重慶人黎強創作的《海上金橋》,于是作曲并演唱了這首歌。為了采風,易茗曾在暑假期間到港珠澳大橋施工現場,同易有淼一起出海,感受茫茫大海之中聳立的一個個橋墩、塔柱……


在大橋通車之際,女兒易茗參與策劃和出演大型交響合唱音樂會。“好像天上來,好像海上來,美麗的金橋連接所有的期待。太陽擁抱著,月亮親吻著,紫荊蓮花飛揚幸福的神采。”2019年元旦央視舉辦的《奮進!2019》活動上,易茗的歌聲再次飄揚。


微信掃一掃關注下面公眾號,免費接收更多內容